2016年四川破获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,追回价值最高的文物是一枚金印

作者:admin| 发表于2020-10-12 03:40 点击数:
\u003cp>2016年10月,四川眉山警方通报破获了一首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件,这是一首公安部督办的大案,之因此如此主要,由于它有两个特点,一是文物价值高,千余件文物营业金额高达人民币3亿余元;二是文物名贵,很多文物都是孤品,也就是仅此一件再无重复。\u003c/p>\u003cp>这首案件就是江口沉银特大盗掘倒卖文物案。\u003c/p>\u003cp>2013年清明节前后,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彭山区江口镇的江边窜来几条暗影,他们摸出一些祭祀用品,在河边搞首了祭拜,不禁让人摸不明了这几人的现在标。\u003c/p>\u003cp>拜完后,几人亮出了装备,穿戴整齐一头扎入了河水中。\u003c/p>\u003cp>正本,此地就是明末著名农民军领袖张献忠江口沉银的旧址。在四川,不息流传着一首民谣:石龙对石虎,金银万万五,谁能识得破,买断成都府。说的就是江口沉银这则去事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8A8603E353C631B93DE1176AC3641BE7AB793597_w640_h386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一度总揽四川大半的著名农民军领袖张献忠在成都建国称帝,国号大西,他自称大西朝大顺皇帝,是这个政权首位也是唯逐一位皇帝。\u003c/p>\u003cp>张献忠并不拿手政治,他给四川带来很大损坏却又不事生产,如许的总揽自然维持不下去。异国多久,四川各地义民蜂首,正本的首义师却成了被首义的对象,同时明军力量也最先逆攻。张献忠眼看立足不住,决定撤离四川另走发展,临走前他打包了多年积攒的金银玉帛,其中包括四川蜀王府的巨额宝藏,乘坐数千艘船只,浩浩荡荡沿江而下,打算去湖广二次创业。\u003c/p>\u003cp>没想到,在江口镇,张献忠大军遭遇了明将杨展的伏击,舰只拥挤在水面,在火攻之下无法变通转身,张献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脱离险境,而他的玉帛则大片面沉入江中,这就是张献忠的江口沉银。\u003c/p>\u003cp>江口沉银后,时局照样紊乱,搏斗仍在不息,很多知晓内情的人并没能存活多久,古时的技术条件也不批准有人益整以暇来进走大周围打捞,于是这笔财富就此长眠于水下,逐渐成了一个传说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8CAA33FD7B7DAC1D60BD98D2F89D683437504A46_w396_h600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在谁人夜晚,这群文物盗贼正是在岸边祭拜了张献忠后下水打捞,此后这个团伙又两次光顾这片水域,并收获颇丰。\u003c/p>\u003cp>莫伸手,伸手必被抓。益景不长,一年后该团伙就连同盗掘江口沉银遗址文物的另外9个团伙一首被打掉,另外警方还损坏倒卖文物网络9个,抓获作恶疑心人70余人,追回文物超过1000件,其中国家优等文物8件、二级文物38件、三级文物54件。\u003c/p>\u003cp>在追回的文物里,最引人注现在标是一枚金印,它分为两片面——虎钮和方印。\u003c/p>\u003cp>虎钮的现象是一头立虎,虎身前倾,圆现在怒睁,盆口大张,弓背隆健,虎尾上扬,身刻阴线外现鬃毛与斑纹,跃然纸上。\u003c/p>\u003cp>印台边长10.3厘米,厚1.6厘米,高8.6厘米,重3.195千克。\u003c/p>\u003cp>这两片面契相符到一首,就成为一套虎钮金印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BA60E3F83BFE085391ED3B942E2E5A6EF9D10FA9_w600_h371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印面文字为九叠篆书\u003cstrong>“永昌大元帅印”\u003c/strong>,印背旁边别离刻有\u003cstrong>“永昌大元帅印”\u003c/strong>与\u003cstrong>“癸未年仲冬吉日造”\u003c/strong>铭。\u003c/p>\u003cp>照常理来推论,既然是在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附近被发现,那这枚金印自然就是张献忠本人或属下的了,原形并异国这么浅易,江口沉银打捞出来的文物时代绝不止明末,明朝中期乃至更早的时间都有发现,要判定这枚金印到底是谁一切,还要讲究依据。\u003c/p>\u003cp>那这枚金印是不是张献忠本人一切呢,能够从几个方面来判定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3AA55942D4BDF258AFEB2DD552C414040B031CE0_w640_h443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其一,这是枚虎钮印。\u003c/p>\u003cp>从其印文就能看出,“永昌大元帅印”是武官印信。以虎为钮,虎者威猛长阳,噬鬼擅斗,为用兵者所喜。但虎钮官印并不常见,直到明清时期才通走为武官行使,《明史·舆服志》记载:武臣受重寄者,征西、镇朔、平蛮诸将军,银印,虎钮,方三寸三分,厚九分,柳叶篆文。\u003c/p>\u003cp>1964年,在南京玉带河清淤时河底发现一枚银质虎钮荡寇将军官印,年代是崇祯16年所制便是明证,这枚虎钮荡寇将军印能够是孙传庭兵败后崇祯赐给白广恩的,但还没送达白广恩就遵命了李自成,因此在随后战乱中被屏舍。\u003c/p>\u003cp>在广西玉林也发现过永历六年的“平东将军印”,据考证为孙可看一切;浙江长兴发现过永历三年郑的“靖虏将军印”,它们都是铜质虎钮。\u003c/p>\u003cp>从形制上来说,虎钮印和明朝记录中的高级武官官印相反,确定是明朝文物无疑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DE60583FB76D976171FECB532B22FEE4576D66EA_w310_h345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其二,这是枚金印。\u003c/p>\u003cp>明朝有不少虎钮将军印,但不是银质就是铜质,这与礼制亲昵有关,金印在明朝是皇家的专属,如成都的蜀王世子金印现在也在江口被发现,其他人则异国资格行使金质印信。 即使是银印也不多,只有一二品大员才有资格,三品以下就只能行使铜印了。\u003c/p>\u003cp>但也有破例,如果不属明朝管辖,就有资格铸造本身的金印。\u003c/p>\u003cp>在明朝有这个条件的有三股力量,一是蒙古势力,包括北元、瓦剌、鞑靼等,但他们即使铸印,行使的文字也答该是蒙古文,因此能够倾轧。\u003c/p>\u003cp>二是后金或清朝,根据金印上文字,癸未年皇太极已改后金为清,那一年答该是崇德八年,而印上并未注解,这也与清朝制度不符,因此清朝的能够性也能倾轧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DFAFE6B5F573159D0BFC34AB53B993BCEB0A0E2C_w640_h480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那就只有第三股力量了,就是明末的农民军。\u003c/p>\u003cp>明末癸未年是崇祯十六年(1643年),结相符张献忠那时的运动轨迹,以前五月他攻克武昌并称王,任命了一批仕宦和将领。\u003c/p>\u003cp>那么此印就很有能够是张献忠遵命那时的规制为本身打造的金印。\u003c/p>\u003cp>而且张献忠是很爱赐给别人金印的,他入川后也铸造过不少金印羁縻当地土司,“献忠遍招诸土司,用降人造诱,铸金印赍之,以易其官”,这也是张献忠喜用金印的例子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59F6BAD292F720F98B2DFF284C728B226D841C5E_w550_h362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其三,李自成照样张献忠。\u003c/p>\u003cp>从印的形制上基本能够判定出是明末农民军所铸,固然如此,农民军并不是只有张献忠一支,李自成也是农民军领袖,并且以永昌为年号,这枚金印会不会是李自成所铸?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最先年份对不上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金印文字外明铸造时间是崇祯十三年,李自成是在崇祯十七年正月建大顺朝改元永昌,时间上要早了四年旁边,四年前的李自成意外有改朝换代的信念更不会挑前铸造益官印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strong>另外,李自成大顺军的印章有个特点:隐讳。\u003c/strong>\u003c/p>\u003cp>李自成的父亲名字叫印家,为了避这个讳,“印”字在李自成这边是不必的,改用为契、信、符、记等字,这表明永昌大元帅印与李自成无关。\u003c/p>\u003cp>联相符时期,李自成的自称是“奉天倡义大元帅”,张献忠和李自成都是著名农民军领袖,两人的有关却不太益,固然有过短暂配相符,更多时间却都是彼此看不顺眼,在明朝未灭的情况下,两者也懂得约束本身,避免刀兵相见,但在其他方面却都想压过彼此一头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3F272BF2CB37C4C2CE9309F9F7730E1D6750D755_w533_h300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最益的例子是年号。\u003c/p>\u003cp>李自成是大顺朝永昌皇帝,他称帝早于张献忠。老张攻克成都后一看时机已到,决定不让李自成独美,本身竖立大西朝称帝。\u003c/p>\u003cp>称帝你就称吧,也没人拦着,张献忠又在年号上动首了脑筋。\u003c/p>\u003cp>他决定,用李自成的国号做年号。\u003c/p>\u003cp>这真是个先天的主意,张献忠经过这栽手段外明他要压过李自成一头。\u003c/p>\u003cp>永昌大元帅印的铸造时间是崇祯十六年十一月,张献忠那时攻克了长沙,兵力大大膨胀,从四营人马增补到九营,又有了整理军务的必要。因此,那时李自成称“奉天倡义大元帅”,张献忠就称“永昌大元帅”,实在是专门平常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E9197004C8AA8BC8AA0FB08D17D965C3B92DADEB_w500_h311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以上栽栽,能够得出结论,这枚金印答当是张献忠铸造并自用,到他建国后,再称大元帅已不同适,因此不会再带在身边行使,于是就和其他至宝一首,在战事中?失于江口水底,直到350多年后才重新浮出水面。\u003c/p>\u003cp>2017年首,江口沉银遗址已经经历了三次挖掘,出土了数万件文物,其中包括各栽金银、玉器、细软、古玩等至宝,堪称是个无价的宝藏。就在上个月,四川省人民当局消息办公室还召开考古挖掘收获通报会,宣布出土了国内唯逐一枚世子金宝——重达16斤的“蜀世子宝”。\u003c/p>\u003cp>话说回来,今天的吾们某栽角度上还要感谢江口沉银这件事,使得这么多极具文化和历史价值的宝藏能留存至今。自然也会有人认为,都是打捞,国家打捞和幼我打捞不同只是相符不同法,这栽看法自然也是舛讹的,考古运动是将文物打捞出来,经过金银上的铭文晓畅历史文化,竖立博物馆让民多参不都雅晓畅明末清初这段历史,并不是像摸金校尉那样将它们熔炉或变卖,这点上是有内心不同的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ucms/2020_38/9997D27A11D09E04B7B740D3C4A025C48B5639B3_w640_h415.jpg" />\u003c/p>\u003cp>最浅易的例子,本文挑到的永昌大元帅金印,被作恶打捞出来后流入市场,卖出了近800万元,文物贩子利令智昏,只要给高价谁都能卖,伪设末了漂泊国外,岂不又重蹈圆明园文物的覆辙,如许的亏吾们吃得还少吗?如果不是公安部分将这千余件文物追回,民多又到那里去参不都雅这些文物,晓畅这段历史呢。\u003c/p>

Powered by 亚洲vav在线男人的天堂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系统 © 2013-2018 啪啪视频网 版权所有